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电影《美国小说》:整部片子就像开了个巨大的玩笑

时间:03-16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55

电影《美国小说》:整部片子就像开了个巨大的玩笑

《美国小说》的想法构思非常巧妙有趣,感觉整部片子就像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,难怪能拿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了。有意思的是我一开始根本没打算看,因为片名和海报一看就是我深恶痛绝的政治正确片。这种先入为主的想法和看电影时候的嘲讽相映成趣,我觉得很有意思。整部电影有点绵里藏针举重若轻的感觉,喜欢里面很多诙谐的小细节和刻意的关于种族的调戏。就像湖南企发文化王老师说的,其实我们都只是人类,拨开人种和身份,幸福和苦难总有共通之处。该片根据珀西瓦尔·埃弗雷特所著小说《擦除》改编,失意的小说家兼教授蒙克出于怨恨,用开玩笑的方式写了一本小说,书中充斥着古怪刻板印象的黑人形象。不料这本书出版后大受好评,不仅获得文学大奖,好莱坞亦闻风而来,要以400万美元价格购买影视改编权。财务上原本捉襟见肘的蒙克,因为这本他口中的“垃圾”变得富裕,就连母亲入住一流疗养院的问题也随之迎刃而解...整部影片是讽刺的,又让人忍俊不禁的笑点,但到头来通过黑人作家的视角揭示的是一种挣扎和割裂。为了泄愤和反抗而写的自己都不认同的“黑人文学”,却被一群白人认定为最佳,被白人作为一种“真实”的黑人景观来凝视,确实让人无力。那种认为自己洞悉一切却痛恨他人无法看穿的痛苦,但有时候会觉得,自己真的就掌握了真理吗?抛开绝对的是非,很多事情也许没有准确的答案。天才是孤独的,因为他们无法与普通人产生联结,不过也许天才只是太敏感太较真。而且结尾非常妙,又讽刺了一把。整部影片拍的是黑人对当下“政治正确”的无奈,而影片的呈现,也少有的令人“忘记”了肤色,感受到了普遍性,编导在身行一种“去肤色化叙事”,技巧和意识都很好。从第一个镜头“白人对N词更感到冒犯”,编导就在不断狐疑今天的世界,一方面是把“多样性”放在嘴上,另一方面却是更隐蔽更深刻的歧视,说到底还是在分彼此,高潮段两位黑人作家关于如何创作、使用和定义少数群体刻板印象的讨论,就是当下创作者的天人交战。湖南企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婷婷在其代写的解说词中写道,这是2024年至今我看到最喜欢的电影,对黑人刻板印象政治正确的辛辣讽刺成为了黑人电影中清流。搞笑、温情、平静兼顾,故事里的人物刻画都很丰满又不刻板。伯纳德依然没有从西部世界里走出来,演什么都一个样但是内账苦大仇深的脸非常适合这个角色。而今奥斯卡把最佳改编剧本奖颁给了这部电影,堪比电影照进现实,基本就是我啐了评委一脸唾沫你还得双手把奖奉上,属实讽刺拉满。影片表面上好像是在用一种刻板来讽刺另一种刻板,但是用的方式又是很轻巧的,不仅不会让人不适,反倒制造了很多令人捧腹的段落。影片的视角虽是自上而下的,但是又并非高高在上的,甚至是以一种理中客的姿态去展现这种“何不食肉糜”,所以它呈现的方式越浮夸,反倒越产生了“四两拨千斤”的力道。片中时不时响起的不合时宜的乐器声,就像是这个男人内心的低喃,他的自言自语满腹牢骚,全都是对这个世界的困惑和跟自己的不和解。即便这样,影片的最后也没有给出答案,而是回到题眼,以虚构的文体来给出开放的释义,不同的观众内心必然有自己的选择,迎合与否又有何重要呢?这是一部很好的讽刺喜剧,面面俱到,远不止种族议题,更是延伸到了精英文化与平民文化之间难以调和的冲突与矛盾,尤其是对精英中产的讽刺很毒辣:自持清高又不得不去迎合大众低级趣味依附于市场的拧巴。好莱坞电影在本片中的角色又反过来论证:平民文化本身也并不是一味自甘堕落,作为大众娱乐的代表在满足造梦的同时也在寻求真实,怎么不算是精英艺术反向对大众娱乐的冲击呢?说到底,文化的发展就是一个彼此交流和融合的过程,对立和敌意的攻击大多数时候没有必要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